剧情介绍>电视剧>天盛长歌
天盛长歌

天盛长歌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简介:凤知微因是私生女在秋府受尽排挤,被陷害逐出家门。为了生存,凤知微女扮男装进入书院就读,以惊世才学成为无双国士,凭借一颗为国报效之心,在夺嫡斗争中以男子身成就一代伟业,凤知微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自己的身世之谜,原来凤知微是前朝遗孤。凤知微开始肩负着国仇家恨的重担,凤知微也曾因奸佞小人的挑拨陷害和深爱的楚王宁弈反目成仇。当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凤知微终于放下心中对复仇的执着,从新开始另一种人生,让亲人们不再身处险境,让爱人不再为自己担惊受怕。凤知微悄然归隐,过上另一种平安喜乐、自由自在的生活。  
电视剧天盛长歌剧情分集介绍第1集
电视剧天盛长歌剧情分集介绍第1集
凤知微因是私生女在秋府受尽排挤,被陷害逐出家门。为了生存,凤知微女扮男装进入书院就读,以惊世才学成为无双国士,凭借一颗为国报效之心,在夺嫡斗争中以男子身成就一代伟业,凤知微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自己的身世之谜,原来凤知微是前朝遗孤。凤知微开始肩负着国仇家恨的重担,凤知微也曾因奸佞小人的挑拨陷害和深爱的楚王宁弈反目成仇。当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凤知微终于放下心中对复仇的执着,从新开始另一种人生,让亲人们不再身处险境,让爱人不再为自己担惊受怕。凤知微悄然归隐,过上另一种平安喜乐、自由自在的生活。
天盛长歌海报
第1集:宁奕重返朝堂 天盛帝赐婚
大成王朝末年,哀帝长孙明德昏聩无道,民不聊生,哀鸿遍野。闵海侯宁世征,为救黎民于水火,在闽海将军常远等人的拥戴下,历经数年,最终推翻大成统治,建立天盛王朝。不久,天盛帝派遣长子宁川、六子宁奕追剿大成暗卫血浮屠残部及哀帝九子。当时,幼年宁奕拿父皇钦赐的玉佩向顾衡保证,保那个襁褓中的孩子一命。可青年宁川却突然发兵,逼得顾衡将手中的孩子扔下了悬崖,宁奕也因此受伤。那一夜是何情景无人知晓,宁川凭这一大功居太子之位。
十八年后,宗正寺。宁奕猛地惊醒,眼神空洞。燕州瘟疫四处蔓延,闵国公封锁了关隘许出不许进,瘟疫因此在天盛蔓延,天盛帝处于危险之中。修平纺一带因楚王宁奕出资筹建了悲田病坊及时隔离患病难民,所以疫情控制地极好。天盛帝得知后便问起了宁奕钱财的由来,原来宁奕一直研习蜀锦织造,这批蜀锦就是钱财的源来。天盛帝闻此赦免了宁奕,放他出了宗正寺。
宁奕得赦免,喝得酩酊大醉进了宫要面圣谢恩。他在殿外大吐一场,接着他便以今日不宜面圣的理由告退了。天盛帝没有斥责,他知道,暴风雨即将来临。
太子宁川与闵国公常海如临大敌连忙召二皇子燕王宁昇、五皇子赵王宁研商讨,两位皇子却将宁奕看成一个只会织布的废人。赵王更是称他在后宫无人依靠,连庇护他的老三都死了。听到老三的名字,在座众人脸色纷纷一变,赵王连忙把话题岔开。燕王与赵王告退时,常海与太子叫住了宁研,他们让宁研要学会审时度势,不得贪污。常海趁机挑拨,多年前宁奕入宗正寺,赵王当居首功。
晨。宁奕跪在殿外,听着殿内大臣禀报赵王代替陛下发放粮食,称他是宅心仁厚的肱股之臣。陛下听烦了问到了楚王,闻他因自觉有罪不宜面圣跪在殿外,深觉欣慰便宣了他进来。宁奕恍若隔世,眼含泪水,跪在殿内却一言不发,大臣们议论纷纷。宁奕以罪臣自居,称不敢在承明殿内妄言。天盛帝此时开口斥责刚才臣子一唱一和的行为,且特意告知宁奕,不必再称自己为罪臣。众人听闻,脸色一变。宁奕赈灾有功,天盛帝要嘉奖宁奕,宁奕却只要了个会织蜀锦的狱卒霍老三,大臣一片哄笑,陛下却对他有功不邀赏的行为深感欣慰。接着天盛帝便要宁奕跟着辛子砚去清溟书院做起,一步一步熟悉朝堂。众臣纷纷跳出来反对,辛子砚也拿八年前宁奕罔顾宵禁之令擅自离京,与臣子暗中勾结的事情反对。宁奕满眼泪水,委屈地求天盛帝成全他以织蜀锦为生。
今宁奕一出来就成了众矢之的,常海更是有意至他于死地。天盛帝有心护宁奕周全,所以将依附于常海的秋尚奇之女秋玉落赐与了宁奕,命二人择日完婚。
辛子砚与夫人大花在绸庄买东西,原来现如今每个富贵人家的太太都要买几匹宁奕亲手织的绸布以彰显身份。宁奕拿着尺子为辛子砚量尺寸,辛子砚称自己一定会穿上这身衣服去讨一杯宁奕和秋玉落的喜酒。宁奕却道,这婚结不得。听完宁奕一番分析辛子砚深觉有理,但这毕竟是皇帝赐婚,要想推翻还得由他多多筹谋。此时二人完全不像朝堂之上那般,竟多了几分亲密。
秋府。秋尚奇如今急得像只热锅上的蚂蚁,他知道这婚结不得,宁奕是个随时会失宠的皇子,而自己更是效忠于常家,若真是和宁奕结成亲家,那么常海必定容不下自己。
辛子砚劝宁奕谨慎行事,宁奕却毫不在意,若以他一己之力拉着这么多人陪葬,很划算。辛子砚急了:“你为何这么着急下去见你三哥呢?”辛子砚接着说起了三皇子宁乔,他和宁奕初见之日,便是与宁乔诀别之日,宁乔将宁奕托付于他,就是要他辅佐宁奕成为一代明君。宁奕轻笑,这明君之位,本该是他那三哥宁乔。八年前这个一生忠肝义胆的三皇子受太子污蔑,最终落了个谋逆之罪。
秋夫人看秋尚奇这样急迫,便将实情说了出来,原来今日宣旨的内官带走的庚帖,是凤知微的。凤知微一副男儿模样,对镜描眉,阿娘秋明璎来让她不要再去宗夫子的私塾去了,自己去求求她的舅父,让她在府中女学读书。凤知微不想阿娘受委屈拒绝了,此时府中五姨娘带了不少金银珠宝给她,还让母女二人去秋夫人那里。
凤知微看着一大堆金银珠宝暗暗得意,正准备收拾行李出逃,秋明璎却没这个心思。凤知微一扭头道,她才不要做秋玉落,更不要嫁楚王。秋明璎却话里有话,心思沉重。凤皓此时吊儿郎当的进来,看到这些财宝眼睛放光,凤知微借此暗暗指责阿娘要卖女求荣。秋明璎没有这个意思,凤知微却扭头走了。
珠茵抚着古琴,常海与秋尚奇坐在席间,别有用心。见常海不喜这音珠茵便讲了个笑话给他,倒使得常海大笑。秋尚奇趁机表衷心,常海充耳不闻。花园,珠茵别了枝花要戴于头顶,五姨娘见她便冷言冷语,珠茵受不得便讽刺她为妾,五姨娘竟扑上去和她撕打。凤知微此时出现为珠茵抱不平,还要她去摘一只藤上的月季。五姨娘碍于凤知微王妃的身份不敢造次,凤知微与珠茵一见如故,二人看着五姨娘滑稽的样子大笑。
金羽卫衙门,一人悬于梁上早已死去。顾衍看着手戟从伤口取出,想起了多年前宁川带着自己面见天盛帝的情景。他是顾衡的哥哥,因识时务便被天盛帝留了下来规劝血浮屠残部。如今有人用血浮屠造势,宁奕和辛子砚便用手戟帮了他们一把。

上一集 下一集

将播电视剧剧情推荐

酷娱网致力于提供最新电视剧剧情介绍 、电视剧分集剧情明星个人资料 Copyright @2008-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酷娱网版权所有